胜券在手_第十七节 禁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节 禁药 (第1/3页)

  “你是在捷克上的大学,学的体能训练相关,同时还是对足球有兴趣,那么,我考考你好了。”李彬想了一下,才开口说话,“1998年,意大利足球界生了一件震动世界的事情,而且,是和体能训练有关的,你还记得是什么吗?”

  “1998年吗?”万俟沉吟了一下,“98年的时候,意甲针对训练问题的大事情……还和捷克有关?我想起来了,98年的时候,泽曼教练揭露了意甲对禁药的使用。”

  李彬微微点头,她倒是确实是做过准备的。

  “你是想知道,我对禁药使用的态度?”万俟马上就得出了结论。

  1998年,意甲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泽曼当时出面指责尤文图斯在球队训练中,使用禁药。而且,他甚至直接点名指责皮耶罗和维亚利就是靠着禁药而获得肌肉力量的。他既然起诉了,意大利足协自然要查的,可是查证的初步结果,是‘使用药品过量’而不是使用禁药。而就在足协想要再做进一步调查的时候,药监部门宣布,对球员的调查资料‘丢失’了——于是,对球员的宣判,也就不了了之了。虽然从尤文图斯的医疗室里找出来了五种禁药,但是最后,也只是把尤文图斯队医判了一年半就算是结案了。

  而事情还没有完,事后,莫吉和里皮带着整个尤文图斯反向起诉,指责泽曼诬告,以泽曼的做法干扰了球员生活为由,要求把泽曼禁赛五年。但是,意大利足协虽然无耻,但是还不至于一点脸也不要,对于尤文图斯这个要求,他们断然拒绝了。只不过,尤文图斯毕竟是尤文图斯,泽曼既然招惹了尤文图斯,哪里还有混下去的可能性?此后的一段时间,他就算是没有被禁赛,也一样被赶到了土耳其,过的相当落魄。

  而从那以后,意甲的体能训练也出了问题。

  足球的训练方法的改革毕竟不是放牛,这是个很系统的东西,猛然失去了药物辅助,影响巨大。94年之后,世界体育圈都在使用肌酸,可这一下子,全都毁了。在98年之后,一直以来,也是有着两种不同的对待训练的态度的。一种是继续偷偷摸摸使用禁药,反正意大利足协也不敢较真管,甚至暗中鼓励——毕竟这是为意甲争夺荣誉嘛!而且什么算是禁药,也不是那么好区分的嘛!

  实际上,1995年的时候,国家奥委会医学委员会(Ioc-mc)公布了114种禁药——但是,FIFa一向自治,管你奥委会说了什么,我不承认,也就是一张白纸——而国际足联凶残到了什么地步?一直到2oo3年,麻黄碱这种大杀器在国际足联的名单上都不过只是二级禁药而已,而一些不算禁药的东西例如肌酸就更不必提了,在9o年代的时候,很多俱乐部都是使用药物的,而且有些使用了到了疯狂的地步。

  尤文图斯被泽曼揭露了之后,很快,就咬出来了帕尔马的卡纳瓦罗也用了注射药物。而马上,国米球员检查药物呈阳性可是俱乐部干涉,不许处罚。米兰的加图索干脆脖子一梗拒绝抽查,照样没事。布雷西亚的瓜迪奥拉服用禁药,被判了可以改,罗马的托蒂被起诉服药,国家队勒令撤销,整个意甲,一片乌烟瘴气。

  当时这些没有人管:9o年代的时候,是全世界足坛都普遍使用肌酸的时候,不用的才是少数。别说意大利人使用了,就连中国在那个时候也使用过肌酸——97年国足被称为是史上最强国足,靠的就是用肌酸补充力量,而当时的女足也是兴盛一时,和当时的药品的使用也是分不开的。除了肌酸,女足当时也使用别的药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